猶太人的兒童教育

 

日本教育專家七 田真老師著的《父親的最新幼稚教育》一書,其中專門介紹了猶太人的教育方式,其中讀經的方法,跟我國古代私塾教育方式是完全相同的,即只管讀、背,不求理解的兒童右腦教育。

在幼兒時期只管輸入的教育方式正是古代中華民族興盛的一大法寶,也是猶太民族能產生很多世界級天才的重要原因。 七 田真老師在他的著書中寫到:世界上猶太人的數量大約有一千六百萬人。雖說有那麼多人,但是也只有南美的秘魯,非洲的剛果和亞洲的斯里蘭卡這些小國家而已。如果以世界人口五十億來計算的話,他們只不過占了百分之 .三而已。然而猶太人當中卻產生了很多的天才,像愛因斯坦、佛洛依德、伯格森、卡夫卡、海涅、蕭邦、門德爾松、梅紐因、夏卡爾、卓別林等,不勝枚舉。   

在一八九二年設立諾貝爾獎以來,這個獎可以說是由猶太人所獨佔,因為有百分之三二的得獎人是猶太人,其比例是其他民族的 100倍。為甚麼猶太人有這麼多天才呢 ?答案很簡單,因為猶太人的幼稚教育進行得非常好。

當猶太人的孩子到了三歲時,他們就會被帶到類似私塾的地方,教導他們希伯來語。等到他們會讀之後,就開始拿著有希伯來文的書本來教育他們如何寫字。接下來他們會讓小孩背誦像般若心經一般的祈禱文,他們不要求他去瞭解文章的意思,只是教他去讀書,而且以背誦為目標。   

猶太人認為這個時候如果沒有建立起記憶力的基礎的話,那麼往後就沒有辦法學到其他的知識。到了五歲,她們就開始背誦聖經、摩西律法。在七歲前他們必須背誦摩西五書當中的「創世紀、出埃及記、利未記、民數記、申命記」,他們配合著旋律,反復地朗誦幾百遍。到了七歲則學習舊約聖經剩下的部分,以及猶太教法典。猶太人在滿十三歲接受成人典之前,就已經全部會背誦最基本的學問了。   

猶太教徒早上的禮拜祈禱書大約有 150頁,每天早上都必須要朗讀,在這朗讀過程中,每一個人都能背誦。不可思議的是,一旦腦部這種大容量的記憶系統完成之後,接下來就很容易吸收各式各樣的知識,完成了高機能的電腦式頭腦。如上述,猶太人就是這樣背下所有重要的知識的。   

有一次海歇爾老師向弟子借一本非常珍貴的書,二、三天之後他就很有禮貌的奉還 :「非常謝謝你,我已經全部背起來了。」他並沒有拷貝一份,但是只花了二、三天的時間就把這本書完全背誦下來了。

這麼優秀、這麼獨創性的思考是從那堬ㄔ耵漫O?資訊的來源越是豐富,就越能產生優秀的發明及獨創性的思考。優秀的發明或發現只能從貯藏在頭腦當中的優秀知識來創造。記憶的容量越大,越容易產生新的發明以及發現。猶太人之所有很多天才,就是因為猶太人是記憶的民族。

 

 

 

 

美國猶太人成功的秘密

 

全世界 1400萬猶太人, 580萬在美國,而在以色列國的猶太人只有 460萬。無疑,美國有適合猶太人生存與發展的社會條件。只要不帶偏見,人們都會把猶太人看作是美國社會中的成功者。猶太人大規模移居美國是在上世紀末本世紀初,總數超過 200萬。這些在俄羅斯和東歐遭受迫害、窮困潦倒的猶太移民與先期到達美國的西歐猶太人有很大的差別,他們一般文化程度不高,有相當數量的文盲 ;他們缺乏謀生的專門技能,從事體力和手工勞動,有的靠救濟生活 ;他們是一群“沒有錢的猶太人”,生活在最底層。在困境中,他們艱苦奮鬥,不時還要面對白色人種的反猶歧視,然而他們正在為以後的成功與發展積蓄著力量。

猶太人重視教育,尊重知識。美國免費的公共教育制度,為猶太人接受教育提供了千載難逢的機會。猶太人長期生活的歐洲,教育由國家主導,帶有濃烈的宗教色彩,對猶太異教徒特別歧視,猶太人或被擋在校門之外,或被迫接受基督教的說教而背離民族的文化傳統。美國的教育是非常開放的、世俗化的,教育的大門向猶太人敞開著。因此在美國,猶太人接受中等和高等教育的人數大大高於其他族群。

一個典型的猶太家庭與中國家庭相仿,男子外出掙錢養家,女子操持家務,相夫教子,確保子女完成學業。富有人家是這樣,貧困之家亦是這樣。一個猶太孩子,除需外出求學外,每天要作多次祈禱 ;每七天要過一個安息日 ;每年有十幾個節日,父母通過這些對孩子進行著宗教的、民族的、也是文化的教育。猶太人的家庭教育是非猶太人無法比擬的。猶太傳統婚姻也體現著猶太人尊重知識的精神,困境中猶太人最懂得優生優育的道理,才智一般的猶太人尚難立足社會,更何況才智低下的人呢。猶太人的“門當戶對”不完全是財富與門第的匹配,而是人的素質的匹配。富人願為子女尋找有才華的青年或品行好的拉比家的子女,而不管他是貧是富 ;貧窮的父母寧肯變賣家中財富也要為子女找一個有學識的人家。

猶太人愛書、愛讀書是為了求知識,增智慧。猶太賢哲曾這樣教導猶太人 :讀過很多書的人,如果他不會用書上的知識,仍可能是“馱著書的騾子”。猶太人重視知識的應用和獨立思考是來自於他們的基本信仰和生活經驗,猶太人的基本信仰只有一條 :承認上帝的存在,其他一切都可以根據自己的經驗和理解去自由爭取,獨立思考,而不違背教義。“三個猶太人有四種意見”是猶太人好爭辯的寫照。即使在家庭,摩西十誡中,父母與子女的關係只有一條:“孝敬父母”,父母有責任指導孩子讀書,增長知識,明辨是非,他們在一起誦經、共同探索經文真諦,達到交流思想的目的 ;孩子不簡單模仿大人行為,要多問為什麼,甚至展開爭論,這不有悖家規,而是受到鼓勵的。拉賓夫人的回憶錄中,生動地講述了拉賓家“餐桌上的討論”:外孫尤納坦只是一名士兵,餐桌上老是“無休止”地糾纏著歷任總參謀長、國防部長、總理的大人物——尤納坦提一些安全方面的問題,拉賓總是認真、耐心地回答,有時爺孫還要爭論幾句。一次,餐桌上沒及時回答外孫的問題,拉賓很不安,寧可推遲出席埃及大使的宴會,專程去女兒家,回答外孫的問題。此時的拉賓猶如履行了一位國防部長應盡的職責,愉快而歡暢。

猶太人重視教育,為他們的成功與發展作了充分準備。美國大蕭條後,工商界、金融界、新聞界等行業中出現了一批成功的猶太人。而在世界範圍內,有像羅思柴爾德、蒙蒂菲奧利等猶太人富豪,有像馬克思、愛因斯坦、弗洛伊德等一批有成就的文化名人,在諾貝爾獎的得主中,猶太人遠遠超過了他們在世界人口中的比例。這些無疑都是猶太人重視教育的結果。

 

 

 

 

以色列教育孩子的方式

 

1992 年,當我輾轉回到以色列的時候, 13歲的老大、 12歲的老二和 10歲的小女兒都還暫時留在中國。選擇在那時回到以色列,完全是窮途末路:我的父親是猶太人,二戰時逃亡到上海,並在那堨秅U了我。母親在我很小的時候就拋棄了我們, 12歲那年父親去世,我就成了孤兒。長大後,我在上海銅廠當體力女工。

結婚生下 3個孩子後,丈夫離我們而去。留在上海,滿眼都是痛苦的回憶。正好那時中以正式建交,懷著一種逃避的心情,我成為了第一批回到以色列的猶太後裔。初到以色列的日子,比想像中要困難許多。我不懂得那堛獄y言 (父親教的古希伯萊語早已不在以色列使用 ),不懂得移民優惠政策 (新移民可以有一筆安家費 ), 在特拉維夫的大街上,我壓根不知道怎樣才能生存下去。 我從上海帶去的積蓄只能維持 3個月的生活開支,我必須找到賺錢的辦法,還要早日把孩子接到我身邊。我苦攻希伯萊語,學最基本的生活語言,然後,我在路邊擺了個投資最小的小攤賣春捲。

以色列的官方貨幣是謝克爾, 1 謝克爾兌換人民幣 2塊錢,更小的幣值是雅戈洛, 1謝克爾等於 100雅戈洛。我的春捲小攤,每天能賺到十來個謝克爾。當我的小攤生意慢慢穩定下來以後, 1993年 5月,我把 3個孩子都接到了以色列。孩子們初到以色列的時候,受到了不少鄰居們的責難。

以前在國內時,我一直秉承再苦不能苦孩子的原則,到了以色列以後,我依舊做著我合格的中國式媽媽:我把孩子們送去學校讀書,他們上學的時候我賣春捲。到了下午放學的時候,他們就來春捲攤,我停止營業,在小爐子上面給他們做餛飩下麵條。

一天, 當 3個孩子圍坐在小爐子旁邊等我做飯的時候, 鄰居過來訓斥老大: “你已經是大孩子了,你應該學會去幫助你的母親,而不是在這堿搧菃A母親忙碌,自己就像廢物一樣。 ”然後,鄰居轉過頭訓斥我: “不要把那種落後的中國式教育帶到以色列來,別以為生了孩子你就是母親 ……” 鄰居的話很傷人,我和老大都很難受,回家後,我安慰老大: “沒事的,媽媽能撐住,我喜歡照顧你們。 ”可是,老大說: “也許,她說得沒錯。媽媽,讓我試著去照顧弟弟妹妹吧 ……”

第二天是祈禱日,孩子們中午就放學了。來到我的小攤,老大坐在我旁邊,學著我的樣子把打好的春捲皮包上餡,卷成成品,然後入油鍋去炸。他的動作一開始有些笨拙,但是後來越來越熟練 ……老大身上的轉變大得連我自己都想不到,除了幫我做春捲,他還提出由他們帶做好的春捲去學校賣給同學。

每天早上,他和弟弟妹妹每人帶 20個春捲去學校,放學回來的時候,會把每人 10謝克爾的賣春捲收入全部上交給我。我覺得很心酸, 讓他們小小年齡就要擔起生活的擔子。可是,他們沒有表現出我想像的那種委屈,他們說他們慢慢開始喜歡這種賺錢的感覺了。

鄰 居太太經常來跟我聊天,告訴我正規的猶太家庭應該如何運作,應該如何教育孩子 ——猶太人從來不覺得賺錢是一個需要到達一定年齡才能開展的活動,與中 國的 “教育從娃娃抓起 ”一樣,他們始終覺得 “賺錢從娃娃抓起 ”才是最好的教育方式。鄰 居太太告訴我,在猶太家庭堙A孩子們沒有免費的食物和照顧,任何東西都是有價格的,每個孩子都必須學會賺錢,才能獲得自己需要的一切。 我覺得這樣的教育手段比較殘酷,不是那麼容易接受。但是,孩子們在學校也被灌輸著這樣的理念。他們比我更容易地接受了這種猶太法則。於是,我決定改變以前在國內對孩子們的習慣,試著培養他們成為猶太人。

首先,我們家確立了有償生活機制,家堛漸籉顗F西都不再無償使用,包括我這個母親提供的餐食和服務。在家吃一頓飯,需要支付給我 100雅戈洛的成本費用,洗一次衣服需要支付 50雅戈洛 ……在收取費用的同時,我給予他們賺錢的機會,我以每個春捲 30雅戈洛的價錢批發給他們,他們帶到學校後,可以自行加價出售,利潤部分可自由支配。

第一天下午回來以後,我得知 3個孩子賣春捲的方式竟然截然不同:老三比較老實,按照老價錢, 50雅戈洛一個零售,賺到了 400雅戈洛;老二則使用了批發手段, 40雅戈洛一個直接將春捲全部賣給了學校餐廳,儘管只有 200雅戈洛的利潤,但他告訴我餐廳同意每天讓他送 100個春捲去;老大的方式比較出人意料,他在學校舉辦了一個 “帶你走進中國 ”的講座,由他主講中國國內的見聞, 講座的噱頭就在於可以免費品嘗美味的中國春捲,但是需要買入場券,每人 10雅戈洛, 每個春捲都被他精心分割成了 10份,他接待了 200個聽眾,入場券收入 2000雅戈洛,在上繳學校 500雅戈洛的場地費用後,利潤 1500雅戈洛。

除了老三的方法在我意料以內之外,老大和老二的經營方式都超出了我的想像。我真的沒有料到,只在短短數日之間,以前只會黏著我撒嬌的孩子就搖身一變成了精明的小猶太商人。他們的學業並沒有因此受到任何影響,為了琢磨出更多更新穎的賺錢方法,他們很努力地去學習和思考 ——老師授課的內容很對他們胃口,因為沒有奉獻精神之類的說教。

老師問過他們這樣一個問題: “當遭到異教徒的襲擊,必須逃命的時候,你會帶著什麼逃走? ” 對於這個問題,回答 “錢 ”或 “寶石 ”是不對的。這是因為,無論是錢還是寶石,一旦被奪走就會完全失去。正確的答案是 “教育 ”。與財物不同,只要人活著,教 育就不可能被別人奪走。他們很讚賞老師說的這麼一句話: “如果你想將來成為富翁,就學好眼前的東西,它們將來都會大有用處的 ……”

當老大在法律課上學習了移民法後,他告訴我像我們這樣的家庭應該可以去移民 局領取安家費。我半信半疑去了,結果一下領回了 6000謝克爾的安家費,這對我們一家來說可是一筆了不得的財產。然後,老大跟我說因為他給我提供了資訊,我應該付給他 10%的酬金。我猶豫很久,終於決定把 600謝克爾這筆大錢給他,他拿到錢後,給我和弟弟妹妹都買了很漂亮的禮物,剩下的錢,他說他會拿去變成更多的錢。

老大用這筆酬金郵購了一批在國內很便宜的文具,然後去學校進行售賣,利潤再投入繼續進貨, 1年以後,他戶頭上的金額就已經超過了 2000謝克爾。 儘管老大很會賺錢,但在實際上,老二比他更能領會猶太法則的精髓 ——猶太人共同的一點是,從事那些不用投入本錢的行業,從事其他人不做的、無須花錢和投資的工作。

當老大在利用國內的資源賺錢的時候,老二也在如此做著,不過,他賺的是不需要成本的精神領域的利潤 ——老二以他 14歲的年齡和文筆,竟然在報紙上開設了自己的專欄,專門介紹上海的風土人情,每週交稿 2篇,每篇 1000字,每月 8000雅戈洛。

老三是女孩子,因為比較矜持,也沒有展露出賺錢方面的才能,但是我在她身上欣慰地看到了猶太人對生活的樂觀和優雅。她學會了煮茶和做點心,每天晚上, 她會精心煮一壺紅茶,配上她自創的口味不同的點心,一家人圍坐下來邊吃邊聊天 ——老三的點心有點中西合璧的味道,兩個哥哥都很喜歡。不過,這些點心不是免費的,兩個哥哥支付的點心費用,刨開成本和每天需要交給我的費用外,老三也能活得很滋潤。

當我們家的資金越來越豐富的時候,我們一家4口合資開辦了我們家的中國餐廳。我占 40%股份、老大 30%、老二 20%、老三 10%。當我們家的餐廳越來越有名的時候,我也引起了很多關注。當我獲得拉賓的接見後,我成了以色列的名人。 此時的我已經完全掌握了希伯萊文,再加上我的母語中文,我最後被以色列國家鑽石公司邀請擔任駐中國首席代表。

當我回國任職的時候,孩子們也跟隨我一起回到了中國,有了中國孩子作為比較對象之後,我方才發覺我的孩子成長得比我想像的還要優秀 ——在回國之前,每個孩子都去購買了很多以色列產的物品。回國之後,老師來找我了,她說我的孩子在校園推銷來自以色列的商品,從飾品到民族服裝甚至到子彈殼無所不有,她建議我好好管教一下孩子。我告訴她,我無權干涉我孩子的行為,這是他們賺取他們學費的方式 ——因為,我已經不再負責他們的所有學習費用。老師的眼睛頓時瞪得大大的,她理解不了像我這樣月薪 5000美元的母親竟然會不給孩子學費。 我請她品嘗一下女兒做的在家售價 2塊錢一個的小點心,微笑著告訴她: “這是 我的孩子在以色列生活幾年以來,學會猶太法則的產物,我相信他們將來都會成為優秀的人才 ……”

在隨後的高考中,老大進入了旅遊高等專科學校,他說他要成為專業的旅遊人才,然後去以色列開辦自己的旅遊公司,壟斷經營中國遊;第二年,老二考入上海外國語學院,他說他的理想是當一個作家,在不需任何投資和奉獻的前提下賺 取利潤;老三說她會去學中國廚藝,當一個頂級的糕點師,然後去開辦全以色列最好的糕點店 …… 回國以後,我發覺很多中國父母都活在一種左右搖擺的矛盾心態中,既希望自己 的孩子將來能成為大富翁,卻又似乎害怕孩子過早地沉迷於金錢 ——就好像,既希望孩子將來能有個幸福的家庭,卻又害怕孩子現在會早戀一樣。

這是一種典型的葉公好龍 ——猶太人用敲擊金幣的聲音迎接孩子的出世,賺錢是他們人生的終極目標,至於教育、學習都是為了達到這個目標必須經歷的過程 ——而中國的父母,哪怕心中憧憬無比,但卻從來不肯挑明這個話題。 這句話很難說嗎?其實只是簡單的一句: “孩子,我想當一個富豪的媽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