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周刊
  
越寫,越聰明!
本篇文章摘自:商業周刊第 1012 期
作者:吳錦勳
 
 
  聯強國際總裁杜書伍:簡單易懂的文字表達能力與習慣,並非企業少數成員具備即可,必須廣泛的養成。
「寫」,這個過去被視為過時的能力,現在被驗證能培養出21世紀的新競爭力,所以,哈佛大學開設「新鮮人寫作輔導」訓練未來的領袖;諾貝爾化學獎得主赫緒巴哈,要求科學家要寫詩……寫作能活化大腦,讓你寫出邏輯力、創造力、思考力!

「我的朋友叫張小明他是我難亡的朋友他有很多很多專長他的專長是跑步跑很快、跳遠跳的很遠很遠、打電腦長長說有什麼遊戲他知道很多很的遊戲他很短可以他很跑很快的。……老師一定有ㄧ問說:「他為什麼是我最今我難亡的朋友我也不知道我知道我跟他跟我是很好很的朋友所以他是令我難亡的朋友。」

這是桃園某小學五年級學生作文:「我最難忘的朋友」,這篇作文沒有標點,錯字多,內容顯得空洞貧乏、毫無思路可言。但這個小朋友是來自中產家庭,他也是民國九十年,政府推動「九年一貫」教育改革,降低國語課時數後的「產物」。

這不是唯一特例,語文能力下滑是台灣教育界普遍公認的現象。一位國小老師說:「我剛教作文時,班上有個男生,整堂作文課趴在桌上哭,因為他一句話都寫不出來。」他問全班三十三位同學「怕寫作文的舉手?」結果超過三分之二的同學立刻舉手。

作文課,成為「上刀山、下油鍋」的苦刑。

現況:
表達能力衰退 從小學生到博士生,辭不達意者居多


台南縣永康國中校長楊景匡觀察到,現在數學、理化應用題文字敘述長,「學生一看字好多,就馬上說不會,或看不懂題目關鍵字,無法作答,語文不好,影響整體學習。」

不止中小學生,暨南大學資訊系教授李家同指出,有些博士生,他們的運算能力很強,但李家同卻發現,他們無法用文字清楚詮釋A算式推導到B算式之間的關係。博士生竟然無法用文字表達自己的意思,在過去匪夷所思,現在卻越來越多,而進入職場也變成另一種讓人困擾的管理問題。

微軟全球技術服務中心副總洪志鵬說,每天有一百多封Email塞入他的信箱,他花一個多小時看完後,發現竟有三成信件詞不達意或不夠精練,甚至還要打電話再確認。 這群詞不達意者,未來能否更上層樓,留有大問號。

東吳大學中文系教授張曼娟將「作文力」定義為:用文字傳達思想、向人溝通說服,以及解讀世界的綜合能力。這是全球化挑戰下重要的能力。

台灣奧美集團董事長白崇亮說:「企業組織越大,員工散得越遠,大家都用Email聯絡,你語文表達能力就必須要更好。」他認為,對企業領導人而言,「文字走到哪裡,員工就在哪」;尤其在電子化時代,現代企業大量用Email、 企畫書做為溝通的媒介,對職場員工,好的寫作力,更是一張「加分券」。

作文力,簡單說,就是用文字把心中的話說清楚、寫明白。但這竟變成一件如此困難的事。

原因:
閱讀大量減少 教改後小學國語教學時數銳減四成


台灣文字表達能力低落原因繁多,閱讀大量減少是原因之一。

在美國、日本、紐西蘭、加拿大、新加坡等國,近年都大幅增加語文授課時數,台灣卻走反方向。九十學年開始實施九年一貫國教課程後,國語文教學時數縮減近半,又受到英語及鄉土語言的擠壓。小學低年級的國語課,從過去每週十堂課,變成每週六堂,減少達四○%,直接影響的就是作文課。

此外,造成文字力降低的另一原因,國語日報老師俞珩觀察,現在孩子生活重心就是學校、安親班及補習,生活經驗太過貧乏,閱讀太少,「心中沒有料啊,文章當然越寫越短,沒有結尾。」

導致全面性文字力低落,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但眾多老師都指出,「九年一貫」教改是分水嶺。今年的大學國文學測的作文,竟有高達二千一百零四人拿「零分」。這意思是有一群完全不會寫,或完全離題的孩子。在九年一貫教育政策下的第一批學子,去年開始進入大學,三年後全面進入職場,挑戰才剛開始。 考驗:
求職第一關 履歷自傳寫不好,八六%企業不理會


寫作能力和職場競爭力有何關係?

二○○四年九月,美國國家寫作委員會(The National Commission on Writing)針對「美國商業圓桌協會」(Business Roundtable)的一百二十名會員(編按:包括波音、美國運通、花旗銀行、聯邦快遞等企業,員工加總達八百萬人)發表一項名為「寫作,加分券或出場券」(Writing: A Ticket to work or a Ticket Out)的研究。

報告中,受訪企業超過五○%認為寫作技巧是升遷的重要因素;而服務業、財務、保險和不動產公司在招募人員時,超過八○%的大型企業會將申請者的寫作納入考量(見表一)。

為矯正員工的文字表達能力,美國私人企業每年得投資三十一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一千零三十億元)訓練員工,這還不含公部門的投資。而雇主最看重文字表達能力,首推正確性(占九五.二%),其次清晰度(七四.六%)。而八六%的企業主收到履歷和自傳時,對寫得太糟糕的求職者會持保留態度。

而這張「加分券」之於數理背景,不需要靠文字吃飯的人,也一樣深具意義。

台灣向來以眾多訓練精深的理工人才為優勢,科技產業的執行長、高階管理者大都出身理工背景,他們個人往往具有很強數理邏輯能力,也就是理解、吸收事情的能力強,但這群成功者在溝通想法時卻弱於闡述力、缺少撼動性的溝通。然而,在全球化時代,當文字溝通的機會遠大於其他形態溝通之際,他們也面臨新管理能耐的挑戰。

身為科技人,若有文字力,更能放大個人專業領域的邊際效益,關於這點,洪志鵬有深刻體驗。 洪志鵬拿到哥倫比亞電腦碩士,進入全球知名的昇陽電腦後,那時Java新技術剛起步,他負責推廣技術。他認為自己雖然不擅社交,但擁有大部分工程師所沒有的文字感染力,於是開始發行電子報。 他寫出處理技術問題方法及工程師被當做「黑手」的苦悶心聲,迅速獲得很大共鳴。最高時候他擁有七萬訂戶。

後來聯電計畫開設教育訓練課程,找上洪志鵬,他便在訪客戶前一、兩週,把二、三篇文章,共約十頁,用公司夾裝訂得整齊漂亮寄給聯電部門主管。「沒想到他不只看過我的文章,還喜歡我的文章,這樣訂單他會不簽嗎?」兩人一見如故的聊了三小時之後,洪志鵬順利拿下三百萬元訂單。

為了這張越來越重要的「加分券」,文字力的加強,已經成為重要教育趨勢。

補救:作文納入國中基測計分 全美逾四百大學,入學要考作文
在荒廢五年後,今年起,台灣國中基測正式將作文納入考科計分,作文沒有四級分(滿分六級)難進傳統建中、北一女等名校。

週六下午,台北市國語日報大樓,擠滿了來上課的學生。語文中心主任李碧霞說,週末這兩天有三千多位國中小學生學寫作文,有的甚至遠道從花蓮趕火車來上課。「不管升學考試考不考,家長對於作文課的需求很大,來上課的三千名學生裡,有高達九○%還是續讀生。」李碧霞強調。

鏡頭轉向美國,重視寫作能力更是一股趨勢。美國大學委員會(College Board,相當於台灣的聯招委員會)於二○○五年三月,針對大學入學考試SAT(學習性向測驗)做了重大調整,在數學和關鍵閱讀(critical reading)之外,同時加考六十分鐘寫作測驗,包括三十五分鐘的問答和二十五分鐘的申論題。

這項做法,立刻獲得常春藤盟校和五四%旗艦公立大學的支持,總計全美有超過四百所大學,包括加州大學系統,都規定作文是申請入學的必要條件。 加州大學在二○○一年曾提出一份入學考試成績和學生日後成就的相關性研究。這份針對一九九六年到一九九九年入學的近七萬八千名學生的研究發現,入學作文成績(SAT II Writing)加上學生高中成績(HSGPA),對大一新生學業成績的解釋力比數學更強。

為什麼寫作能力對課業表現具有正相關性?人的大腦神經元基本上是「用進廢退」,讀寫訓練,都是大腦主動獲取知識及整理知識;寫作,是心智綜合能力的展現,它至少牽動三項能力,包括觀察感受力、想像創造力以及邏輯思考力。也因此,寫作最能活化大腦,促進神經迴路高度聯結。其中,尤其,邏輯思考力更是作文訓練腦力的關鍵。

想到作文,許多人只想到優美詞藻,修辭,其實「作文是重要的心智訓練歷程,它能培養我們思考、組織和邏輯能力。」復興中小學校長、教育學博士李珀指出。

一般人以為,只有想得清楚才寫得好。其實,越寫,思考力、整合能力也越好。

影響一:
寫作能發展結構的能力 文字沒有起承轉合,內容也將空洞

在影像發達的今天,文字越來越不被重視,但奧斯卡最佳導演李安卻認為,文字是影像的重要基礎。

去年他拿到奧斯卡最佳導演後,回台演講,看了學生實驗電影,發現許多情節敘述空洞,有感而發的表示,「台灣教育缺乏教導學生『發展』結構的能力。」敘述一個好的故事,像寫文章一樣,需要鋪陳發展,但李安發現,台灣學生只知道開頭和結尾,「不知道如何從開頭走到結尾」的推論過程,心裡有話卻不知怎麼說,沒有起承轉合,只好「咚」直接跳到結尾。

他的《臥虎藏龍》劇本動用四名中外好手,修改不下十次的版本。有了文字架構的世界,李安才能在影像上展現他細膩的藝術化本領。 他所指的發展結構能力,需要經過邏輯思考過程,這正好是台灣語文教育最缺乏的部分。

暢銷二十多萬本的《世界是平的》幕後推手、雅言出版社負責人顏擇雅,曾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攻讀比較文學博士。她高中即赴美求學,一開始她像台灣學生,背了一大堆注釋人名,但發現學校不考記憶背誦的題目,作文也不給命題(title),而是給主題,「並強化『為何』及『如何』的論說文訓練,逼學生用大量運用『因為……所以……』推論句回答,無形中訓練從A↓B↓C↓D推論能力。」

影響二:
寫作能增進領袖的邏輯力
 科學家寫詩,也有助啟發創造力

作文對於腦力的訓練,哈佛大學的教育改革研究著力最深。

為了探討「寫作在大學教育中扮演什麼角色?寫作為什麼對學習重要?」哈佛大學自一九九七年開始,在四百零二位新鮮人(占這年學生四分之一)進行長達四年的寫作追蹤報告。

這份調查共研讀了六百磅重的學生文章,並進行五百二十小時的訪談,從中歸納出一個簡單有力的結論:「好的思考,得自於好的寫作。」從二○○二年起,哈佛進行一系列教育改革,其中一項重點,就是規定大一新生規定必須參加十二人一班的「新鮮人寫作輔導」(Freshman Writing Tutorial),目的在訓練未來領袖的思考、組織和邏輯表達能力。

未來領袖的腦袋,可藉由提升作文力而增進?看起來似乎有些不可思議,但,越來越多的實驗證明如此。

香港中文大學翻譯系副教授童元方,曾在哈佛求學、教書十年,攻讀博士時,教授規定她每週寫一頁半的短文給他,題目不限,只為了訓練她「把一個問題說清楚」,教授告訴她寫作沒有秘訣,無非就是「You mean what you say, you say what you mean.」,意思是:「實在的說,準確的講。」 哈佛注重寫作是它傲人的傳統,據校方統計,大一新生平均一年要寫十三篇五頁以上的報告,其中四分之一的學生更高達十六到二十二篇。這還不包括隨堂課後三頁以下的十四篇課後報告(response paper)。大二時篇數減少,但長度增加為十到十五頁,到大四更達五十頁之多。而台灣大學生,即使到畢業,寫作質量可能還趕不上哈佛大一新生。

一位參與哈佛寫作調查的學生說,「如果沒有寫報告,你就會用『觀光客視角』(tourist's view)面對學習。」觀光客式瀏覽,無法深入思考,僅是把資料再拷貝一次而已。人腦成了影印機,無法將學習內化,對心智能力毫無助益。

不只未來領袖的腦袋,可藉寫作而增進,寫,甚至可打造科學家腦袋的路徑,因為它有助於啟發創造力。

一九八六年,與李遠哲同得諾貝爾化學獎的哈佛教授赫緒巴哈(Dudley Herschbach)是分子動力化學專家,他不僅要學生寫報告,而且要他們寫詩。

他認為,真正具有開拓性的科學研究,不像教科書範本,套上數字就有答案,他解釋說:「真正的科學研究,就像寫詩,是在極平常處,為你的眼睛開啟新的可能,這也是藝術令我們如此珍愛的地方。」

影響三:
寫作能提升職場競爭力 文字能力越好,機會越多


當邏輯力、創造力提高,競爭力就跟著來了。奧美集團董事長白崇亮認為,現代職場常是「先識字,再識人」,文字是人與人接觸最直接的媒介,一個人文字完全顯示出他思考精細的程度,他認為,「求職者文字能力好,機會一定比別人多」。

從學校到職場,「寫」,這個看起來簡單至極的事,一個過去被視為過時的能力,現在被驗證是跨越門檻的關鍵能力。面對競爭,你想要想清楚嗎?好好重視你筆下的表達吧,因為,磨筆也能磨出未來領袖的腦袋、磨出科學家的潛力。 哈佛5大寫作智慧

1.寫-重寫-再修改:寫作沒有別的捷徑,只有一寫再寫,才能寫出精煉的文章。

2.從別人批評中得到建議:別人比你客觀,他們的批評很有幫助,透過質疑可以逼我們想得更清楚,最好有不贊同的意見,可以逼我們凸顯論點。

3.要有推論,重點及觀點:沒有重點,文章詞藻再美、文法再無懈可擊都沒有說服力。

4.要具體,推論要有充足證據,並且找出好的例子支持這些證據:如果你舉不出任何具體例證,表示你可能根本沒弄懂。

5.心裡一定要有讀者,但不要一味迎合:寫作是發展及表達你自己的觀念,不要想投其所好。

>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