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健網站Cheers網站e天下網站天下網路書店
 

 

319??

澳洲:語文教育大體檢 找出最佳教學方式
三年前,澳洲政府展開百年難得一次的國家語文大調查,
並根據調查結果,找出語文教學的最佳策略,企圖將所有孩子的語言能力向上提升。
澳洲政府與民間的做法,值得台灣參考。
文/陳慧婷
親子天下寫作力專刊p56

二○○七年三月,南半球的澳洲正是夏末秋初時節,換上橙紅新裝的法國梧桐樹滿街招搖,像是一場歡送盛夏的嘉年華。

此刻澳洲人要送走的不只是一個季節,還有一整個世紀的語文教師審核規章。

做為聯邦政府,過去澳洲教師審核權屬於地方政府,各州有自己的合格教師標準,維多利亞州的教師到了新南威爾斯州便不能任教。

這樣的規章在今年被徹底打破,聯邦政府大手一伸,收回了全國教師審格權,從此,新進教師必須經過統一的國家審核,包括通過一定的語文能力認定。

制度翻轉非一夕之間,而是要深遠地追溯到三年前的秋天。

一樣的三月、一樣橙紅的法國梧桐,當時的澳洲教育部長尼爾森(Brendan Nelson)心情卻無法如窗外的火熱。他接到一封來自二十六位語言學、心理學及教育學者的聯名信,寫著對澳洲近三十年來語文教育的質疑:「我們的實際語文教學,跟研究發現的有效語文教學體系根本不一樣!」

學醫的背景讓尼爾森無法忽視來自學術研究的質疑。他調出數字一一斟酌,發現二○○三年國家語文檢定中,分別有八%的三年級學童、一一%的五年級與七年級學生,達不到最低語文門檻。

緊接著一項由昆士蘭科技大學發表的研究指出,在參加研究的三百七十位教師中,有四十五位教師無法確認單字中不發音的字母。

為什麼有些孩子能代表澳洲在PISA中考出超高標的成績?有些孩子卻連基本認字能力都沒有?為什麼受一樣的教育訓練,有些教師仍然欠缺基本素質?

語文教育 講究實務功夫

重重疑惑讓尼爾森從初秋困擾到入夏,他再也按捺不住,決定在二○○四年十一月啟動百年難得一次的澳洲國家語文教育大調查。

這項為期一年的調查主要想回答三個問題:對於剛起步學習語文的低學齡學童(小學一到三年級),什麼是最有效率的語文教學體系?如何訓練所有教師執行有效率的教學方式?如何正確評鑑學童的語文能力?

二○○五年十二月,澳洲國家語文教育大調查最終報告出爐。

對低學齡兒童,何為最有效的語文教學體系,首度獲得具備堅強研究基礎的解答。一套以語音為基礎的教學體系(phonics-based teaching method),被推薦給所有語文教師。

從教學觀察中則確認,造就高效率語文教師的關鍵,不在於課堂上的教學「活動」,而是教師是否掌握刺激學習的技巧、鼓勵學習的態度和整合教學資源的能力,一整套稱為教學實務的功夫 (表一)。

八十四億 投資未來

「解決語文教育問題就像治療高血壓病患,」尼爾森以慣用的醫療語言對全國語文教師期許:「不但要知道問題出在哪裡,還要找到最好的處方,對症下藥!」

期許之餘,澳洲政府對語文教育的投資也絕不手軟。
高達三億澳幣(相當於八十四億台幣)的澳洲政府高品質教師計畫AGQTP(Australian Government Quality Teacher Program),投資的是澳洲語文教育的未來。

從二○○六年起,AGQTP將研究並設計一連串具備研究基礎的語文教師訓練課程、語文教學實務指南、語文教學評估方案及新媒體語文教學方針。

此外,動用三千萬澳幣(八億四千萬台幣)建立的澳洲教學與校務指導協會AITSL(Australian Institute for Teaching and School Leadership),提供的則是暫時解決當前語文教育問題的服務。

到二○○九年以前,AITSL將每一所學校指派一位專員,協助語文教師執行高效率的教學。同時也針對新進教師的訓練與審核提出建議,新的教師國家審核方案,就是在AITSL影響下做出的改變。

推動語文教育,澳洲的民間力量也不容小覷。
擁有七年歷史、一年一度的澳洲國家文理週(National Literacy and Numeracy Week),就是一場展現民間力量的語文教育博覽會。

今年的國家文理週將在九月三日到九日盛大展開,屆時由政府提供獎金,在首都坎培拉舉辦頒獎典禮,獎勵年度對語文與數理教育有重大貢獻的人物及學校。

民間團體 最佳後衛

同一時間,官方贊助、民間主辦的活動,也在各地鳴槍起跑。

例如,九月五日的國家閱讀日(National Reading Day),由澳洲語文教育者公會ALEA(Australian Literacy Educators´ Association)及澳洲英語教學協會AATE(Australian Association for the Teaching of English)主辦,選出五本適合中、小學學生的讀物,邀請教師根據這五本書設計教案,再將教學記錄寄回,參加最佳教案比賽,獎品是五百本最新的學生讀物。

九月六日上午十一點的全國同步故事時間(National Simultaneous Storytime),則是由澳洲圖書館與資訊協會(Australian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Association)發起,選出一本適合學齡前兒童的繪本,邀請全國家長在同一時間,帶著孩子到社區圖書館聽故事。

事實上,民間團體更是澳洲語文教育戰略佈局的最佳後衛。
十一歲的庫德族後裔阿曼,四年的難民營生活,間斷他的語文學習;十三歲的西澳農家長子杜恩,內向、不愛溝通一直是他學習的限制;十三歲的澳洲原住民艾莉,慣用原住民語言,排斥英語。
三個不同背景,卻有相同語言學習困難的學生,相遇在由ALEA和AATE一起策劃的語言學習障礙支持團體My Read裡,一起接受特殊語文教師的免費指導。

「政府提供的就像全民健保,是要提升平均的語文水準,我們做的就像私人保險,補充政府做不到的部分,」語文教師退休、在AATE工作三年的崔西形容。

同樣的補強概念,也對應到ALEA和AATE共同推動的澳洲語文教師典範STELLA(Standards for Teachers of English Language and Literacy in Australia),提供一套不斷更新的高標準教學架構,讓已經任教多年的語文教師,擁有不斷審視自我的參考依據。

政府提供造福多數學生的高效率教學方案,民間補強少數學習障礙者的教學資源;政府推動新進教師的統一審核標準,民間則提供現任教師的教學參考架構。

推動政策最忌諱所有人都朝同一個方向施力,造成資源浪費,澳洲政府與民間在推動語文教育上的完美搭檔,值得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