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健網站Cheers網站e天下網站天下網路書店
 

 

319??

韓國政府如何拚英文?
二○○六年十一月十六日,上午八時四十分。
韓國五十九萬名的高中學生,於全國九百七十一個考場,開始他們窮其一生準備的終極考驗——大學聯考。為了讓英文聽力測驗順利進行,這一天,上下午各有兩個時段,政府下令暫停全國飛機起降,軍方暫停所有演習,同時禁止汽車按喇叭,以免噪音干擾。

十二月十三日,放榜日。
首爾市議員李?泳發現,六所外國語高中,是大學聯考的佼佼者。兩千一百六十五名畢業生中,有五成二考上韓國三大名校——首爾大學、延世大學、高麗大學。外國語高中成為家長心目中進入好大學,找到好工作的敲門磚,初中生甚至小學生就開始準備外國語高中入學考試。
文/天下雜誌編輯部
親子天下教育特刊-教出英語力

韓國政府大手筆投入英語教育

即使目前韓國有超過三萬名韓籍英語教師,韓國教育人力資源部仍推動「韓國英語計畫」(English Program in Korea),自一九九四年起每年自英語系國家(美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英國、愛爾蘭)聘用上千名的大學畢業生,分派至韓國中小學擔任英語教師,與韓籍英語教師聯合教學。每名教師月薪自一百八十∼兩百五十萬韓圜(約新台幣六萬四千∼九萬元)不等,加上非都會暨偏遠地區加給、住宿、機票、醫療及年金社會保險、離職金等津貼,每年投入預算高達三千四百億韓圜(約新台幣一百二十億元)。相較之下,韓國政府每年六千八百二十億韓圜的英語教學預算中,只有不到一成(六十三億韓圜)投入韓籍教師訓練。

不僅中央政府投入英語教育,地方政府競相以建立「英語村」的方式,希望透過建立「全英語環境」,提升當地學生的英語能力。以京畿道為例,坡州英語村建造費為九百九十七億韓圜(約新台幣三十五億元),安山英語村建造費為89億韓圜(約新台幣三億元),兩者二○○六年營運預算達四百八十一億韓圜(約新台幣十七億元)。

為了縮減因為家長社經條件不同,而帶來的學生英語能力差距,韓國政府計畫於二○○九年之前,投入兩千四百億韓圜(約新台幣八十五億)於一千三百所小學設立英語學習中心,並自上學年起開始於五十所小學進行實驗,將目前國小三年級開始的英語教學,向下延伸至自國小一年級,雖然每週只多出一∼二小時的英語教學,對於家庭負擔不起課外補習的學生來說,還是聊勝於無。另外韓國教育電視台於今年設立英語教學專門頻道,每天從早晨六時到晚間十二時播放數學、歷史、科學到烹飪、音樂的英語節目,希望讓學生從更多面向學習英語。

除此之外,韓國政府的英語教育革新委員會,提出的革新方案還包括:

-二○一○年後,英語教師必須以英語授課
-二○○九年起,實施英語教師養成課程評鑑認證制
-二○○九年起,英語教師任用加考論述、聽力、及實際英語授課評鑑

教育部官員指出,韓國政府一開始引用大量外籍師資,只是過渡期,長程規劃中,仍要持續強化提升本國英語師資的能力與水準。根據MBC電視台報導,韓國人對英語教育所支出的費用,一年超過十兆韓圜,二○○三年,就佔所有教育經費預算的一半。

全民瘋英語

不僅是政府,根據韓國教育人力資源部的統計,韓國人每年花費四∼五兆韓圜學習英語,登記在案的英語補習班超過三千家,業界人士表示實際數字可能更高。負擔的起的家長,不是爭相把小孩送到每學期學費從四十∼一百萬韓圜不等的英語幼稚園,就是乾脆把小孩送到國外就讀。無法負擔英語系國家學費的中產階級,就到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地的國際學校。根據韓國財政經濟部的統計,每年韓國海外的教育支出高達七十億美元,而出國念書的小學生在一九九八∼二○○五年間,從兩百十二人暴增三十三倍至七千○一人。連會講英語的機械人及洋娃娃,即使每個要價一百萬韓圜,仍然賣到缺貨,訂購後要等二十日以上才能收到。

韓國政府民間一起瘋英語,有其實際壓力。

駐韓美國商工會議所(AMCHAM),在二○○二年發表的「企業環境調查特別報告書」中指出,各國企業為了設在韓國的亞洲區本部,要求韓國政府改善多項措施,其中特別對韓國人英語能力的提升,提出強烈要求。AMCHAM指出,和其他亞洲城市如新加坡、香港、東京、上海比較,韓國首爾市民的英語能力低落,已經成為妨礙外商企業投資的重要原因之一。

韓國英語教育學會會長權柄滿(音譯)接受韓國媒體採訪時指出,韓國的英語教育,已經不能單純視為外國語,英語已經影響國家競爭力,如果韓國要成為世界中心,英語的普及率和英語教育的質和量,都應該大幅成長。

為什麼還是考不好?

從台灣的立場看來,韓國政府搞英語教育,秉持韓國人一貫的大手筆和下猛藥,已經投注了夠多的資源,但是韓國國內仍一陣韃伐聲,主流媒體紛紛檢討:韓國人的英文為什麼還是學不好?為什麼在國際英語檢定考試中,韓國的成績並不出色,托福測驗在亞洲國家中排名第十六,多益測驗在一百○八個國家中則排名第一百零五?

專家指出,有一部分是因為參加英語檢定,已成為韓國從小學生到上班族的全民運動。韓國是亞洲國家中參加托福測驗人數最多的國家。即使是小學生,二○○六年都有六十萬人參加英語檢定。由於從韓國大企業、一流大學,到進入外國語高中等升學率高的學校,都要求英語檢定成績,原本就受儒家「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觀念影響極深的韓國家長,一路向下推衍的結果,就是把年紀愈來愈小的孩子送到補習班準備檢定考試。
曾是一九九四年韓國第一批聘用的英語系國家英語教師之一、目前在首爾弘益大學任教的泰瑞.史塔克博士指出,韓國政府及家長似乎過度相信所謂「全英語環境」的效果,以為小孩只要多聽標準的英語,就能開口講。韓國家長相信外籍老師,即使沒有受過教學訓練,仍比受過專業英語教學訓練的韓籍教師好,但是此舉是否確實有助於提升學生的英語能力,目前尚未經正式研究評估。他認為比較有效的做法,是在系統性的教學規劃下,於學生開始學習英語的前兩年,讓外籍老師與韓籍英語教師聯合教學,外籍老師負責教授正確發音與基礎會話,韓籍老師負責文法概念說明和教室內紀律的維持。

二○○六年《韓國日報》的一篇社論建議,了解例如荷蘭及丹麥等非英語系國家,如何讓多數學生於高中畢業前,就具備基本英語溝通能力,值得韓國借鏡。曾在首爾英國文化協會(British Council Korea)擔任四年英語課程主任的凱文.麥克拉文也指出,從東歐國家例如波蘭、捷克、匈牙利,於冷戰後推行英語教育的例子看來,透過鼓勵標竿學習與經驗交流,讓個別教師有機會提升教學技巧,一樣可以教育出英語程度不錯的學生。
韓國的問題,台灣很熟悉,只是韓國政府的決心與魄力,在台灣混亂的政治氣氛中,短期內恐怕難以期待。(賴皇伶、呂世芬、何琦瑜編譯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