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健網站Cheers網站e天下網站天下網路書店
 

 

319??

哪個國家學生閱讀能力最強?
閱讀能力高低,影響知識經濟中各國未來的競爭力。但是,究竟閱讀能力是什麼?在世界各國中,最會閱讀、最愛閱讀的又是哪一國的青少年?

文/齊若蘭
天下雜誌 第263期

近來德國人感到十分鬱卒。一向以尼采和歌德為傲,自詡為「詩人與哲人的國度」,德國人卻忽然發現,在OECD國家中,德國中學生的閱讀能力排名第二十一,只能算後段班,遠遠落後芬蘭、加拿大、紐、澳、日、韓等國家。消息傳出後,舉國譁然,引為奇恥大辱,教改聲浪高漲。知名的《明鏡週刊》年初更觸目驚心地以「德國學生很笨嗎?」為封面專題,對德國教育體系痛下針砭。
 引發大地震的是去年底公布的PISA研究報告。這項由OECD進行的國際學生評量計劃(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PISA),在三十二個國家(包括二十八個OECD國家及四個非OECD國家)中抽選二六萬五千餘位十五歲青少年,以紙筆測驗衡量這群中學生的閱讀、數學與科學能力,希望了解即將受完義務教育的各國學生,是否具備了未來生活所需的知識與技能,並為終身學習奠定良好基礎。
 換句話說,PISA衡量的不是學生掌握了多少學校所傳授的學科知識,而是他們能不能廣泛了解基本概念,並且在現實生活中應用所學,成年後在社會上發揮應有的功能。
 這項前所未有的全球性跨國調查,被視為檢驗各國教育體制和未來人才競爭力的重要指標,英國媒體將之喻為「教育界的世界盃」競賽。

閱讀能力愈強,愈容易找工作?

 二○○○年舉行的第一次PISA測驗把研究重心放在閱讀能力上。
 PISA報告指出,十五歲的青少年不可能在學校裡學習到成年以後所需的一切知識和技能,因此,學校教育必須為終身學習奠定穩固的知識基礎。「今天,有多大比例的學生具備了第五級閱讀能力,可能會影響每個國家在未來的全球經濟中,能擁有多少世界級知識工作者。」
 事實上,兩年前公布的國際成人閱讀能力調查報告早已指出,閱讀能力強的人不但比較容易找到工作,甚至薪水也比較高。學歷高低固然會影響就業機會,但是當學歷相當時,閱讀能力強的人擔任高技能白領工作的機率就明顯高得多,而且閱讀能力比學歷高低更能準確預測一個人在職場的發展。(表一)
 但是,怎麼樣才能看出一個人的閱讀能力呢?
 參加PISA測驗的學生必須閱讀短篇故事、網路信件、雜誌報導、及統計圖表等各種形式的資訊,然後回答問題,PISA則從三個層面來衡量他們的閱讀能力:
 一、擷取資訊:能否從所閱讀的文字資料中,找到所需資訊。
 二、解讀資訊:閱讀後,能否正確解讀資訊的意義。
 三、思考和判斷力:能否將所讀內容與自己原有的知識、想法和經驗相連結,綜合判斷後,提出自己的觀點。
 根據PISA的定義,閱讀能力愈強的人,愈有能力蒐集、理解、判斷資訊,以達成個人目標、增進知識、開發潛能,並運用資訊,有效參與現代社會的複雜運作。

芬蘭學生最會讀,也愛讀

 二○○一年十二月,PISA公布了初步研究報告,結果顯示,芬蘭是最大贏家,在閱讀、數學、科學三科的成績都名列前茅,尤其在閱讀能力上,明顯領先群倫(數學及科學成績,則分別由日、韓奪冠)。
 就平均分數而言,OECD國家十五歲中學生的平均閱讀成績為五○○分,而芬蘭學生的平均卻高達五四六分,加拿大居次(五三四分),接著依序為紐西蘭、澳洲、愛爾蘭、南韓、英國、日本等國,平均分數在五二二到五二九之間,彼此相差無幾。身為全球第一強權的美國,閱讀成績僅勉強達平均水準。(表二)
 PISA報告指出,一般而言,閱讀測驗的平均分數反映了一國的教育品質。如果絕大部份的國中畢業生閱讀能力都在平均水準之下,那麼未來的勞動人力很可能缺乏必備的技能,選民的判斷力也不足。
 此外,PISA還把閱讀能力分為五級。對於以知識為基礎的經濟體系而言,有多少未來公民具備最高的第五級閱讀能力,是攸關未來國家競爭力的重要指標。
 結果,在OECD國家中,只有將近十分之一的學生到達最高的第五級閱讀能力。但芬蘭有一八%的學生具有第五級閱讀能力,只有二%在第一級以下。而澳洲、加拿大、紐西蘭和英國,也都有一五%以上的學生達第五級。(表三)

樂在閱讀,才能持續學習

 芬蘭學生不但閱讀能力最強,也非常樂在閱讀。有一八%的芬蘭中學生每天花一、兩個小時,單純為了享受閱讀的樂趣而閱讀。相較之下,升學壓力沈重的日本學生簡直視讀書為畏途,高達五成五的日本十五歲青少年從來不會為了興趣而閱讀。
 南韓學生儘管平均閱讀成績名列前茅,達到第五級閱讀能力的學生卻不到六%,但低於第一級閱讀能力的學生也很少(不到一%)。可見絕大多數中學生閱讀能力都屬於中間程度,韓國教育制度塑造出來的學生水準整齊,差異性不大。
 德國學生的表現則跌破眾人眼鏡,有十分之一的德國學生閱讀程度低於第一級,受完義務教育後,仍不具備最基本的閱讀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幾乎在所有的國家,閱讀能力在第一級以下的學生都以男生居多,出身於弱勢家庭,而且許多在外國出生,或父母為移民。
 能否樂在閱讀,是繼續保持和發展閱讀能力的關鍵要素。
 學生會不會為興趣而閱讀、喜不喜歡和別人討論讀過的書、逛書店和上圖書館看書的頻率高不高,重不重視閱讀,都會影響他們未來的閱讀習慣。而國際成人閱讀能力調查發現,中學畢業後,若是長期不閱讀,閱讀能力仍會逐漸退化。因此,基礎教育的目標應該要激發學生對閱讀抱著正面的態度,經常參與閱讀活動,學生未來才能成功地終身學習。
 但一大警訊是,許多國家雖然閱讀成績高於平均,青少年卻普遍對閱讀興趣缺缺(日本中學生尤其嚴重)。
 整體而言,OECD國家中,四四%的十五歲學生只有在需要蒐集資訊時,才會閱讀;三二%的中學生表示,他們從來不曾純然為了享受閱讀的樂趣而閱讀;二一%的學生甚至認為,閱讀完全是浪費時間。
 儘管如此,在每個國家內,對閱讀表現出高度興趣的學生,在閱讀測驗中的表現都明顯高於不愛閱讀的學生。
 從來不為興趣而閱讀的學生平均閱讀成績是四七四分,遠低於OECD的平均五○○分。三一%的學生會每天自由閱讀自己有興趣的讀物,但時間不超過三十分鐘,他們的平均分數顯然就高了一點(五一三分);而每天為樂趣而閱讀半小時到二小時的學生平均分數更高,達到五二七分。

家財萬貫,不如滿室書香

 由此可見,閱讀興趣與閱讀能力之間,確實有密不可分的關係。一般而言,家長的社經地位和教育程度,確實會影響孩子的閱讀能力。但根據PISA研究,文化資產的影響力更勝於實質財富。換句話說,家裡的文學作品、詩集、藝術品愈多,父母愈常和孩子討論書籍、電影、電視節目的內容,通常孩子的閱讀能力也愈強。教育的目標應該是,無論貧富貴賤,都能從學校中獲得均等的教育機會。PISA報告中也提出了學校可以著力的方向:
 ●許多校長都抱怨學校硬體設備不足,但調查結果顯示,學生是否經常運用學校的圖書館、電腦、網路等,遠比硬體設備更重要。
 ●高素質的老師是學校最重要的資產。在相關領域受過大學教育的教師比例愈高,通常學生的閱讀能力愈強。
 ●學生和教師的比例影響重大。當學校生師比超過二十五以後,學生與教師比例愈高,學生在閱讀測驗中的得分就愈低。(表四)

下一輪知識競賽,誰能勝出?

 PISA報告一出,自然是幾「國」歡樂幾國愁的局面。各國紛紛檢討教育制度,並積極向外取經。
 儘管日本表現不錯,教育界人士卻不敢輕忽日本青少年閱讀興趣低落的現象,更積極推動兒童閱讀。
 歐洲熱門話題則是:德國教育體系究竟出了什麼問題?《經濟學人》分析,德國教師的質與量可能是癥結所在。德國的生師比在OECD國家中一向偏高,教師短缺,教師年齡偏高,加上三分之一的老師感到職業倦怠,都可能影響教育品質。而德國學生早上八時上課,下午兩點就放學,如今也備受質疑。
 英國近年來,為中小學生語文能力日漸低落傷透腦筋,如今在國際閱讀評比中名列第七,還在閱讀測驗中最難的「思考與判斷力」評量中,拿到高分,簡直喜出望外。BBC新聞分析,英國多年來逐步改變教學方式,如把傳統偏重記憶人名、年代、事件的歷史教學,改為培養研究歷史的方法,以及找問題、下判斷和溝通的能力。從PISA測驗結果看來,顯然多年的教改已漸見成效。可惜的是,台灣由於被排除在國際組織之外,未能參與此次國際學生能力評比,也錯失了了解自己實力及教改成效的好機會。

閱讀能力,男女大不同?

 不管在任何國家,女生顯然都是比較高明的「讀者」。PISA閱讀測驗的結果顯示,十五歲女生思考和判斷資訊的能力勝過男生四十五分,比男生懂得解讀資訊(領先男生二十九分),甚至擷取資訊的能力都優於男生(男女差距二十四分)。
 女生不但比較懂得閱讀,也比較喜愛閱讀。男生多半為了需要而閱讀,女生則更能享受閱讀的樂趣。(表五)
 ●四六%的男生只在必須閱讀時,才會閱讀;但只有二六%的女生如此表示。
 ●五八%的男生說,他們是為了獲得需要的資訊而閱讀,但不到三分之一的女生這麼說。
 ●四五%的女生說,閱讀是她們最喜歡的嗜好,她們會和別人討論讀過的書,但只有二五%的男生這麼表示。
 ●四五%的女生每天花半小時以上純為興趣而閱讀,但只有三○%的男生花同等的時間享受閱讀之樂。
 ●男女的閱讀興趣也大不同:女生愛讀小說,男生則比女生愛看報紙、漫畫及上網。
 難怪女生普遍對閱讀比較有自信,而且覺得語文是自己的拿手科目(韓國女生是唯一的例外)。
 事實上,英國的研究也顯示,七到十一歲的小孩中,男生不愛閱讀的機率是女生的兩倍。因此,英國在閱讀年的推廣活動中,特別針對男性家長下工夫,鼓勵父親在學校和社區參加各種親子共讀活動。因為提升男生閱讀興趣的一大障礙,就在於缺乏男性榜樣,男孩子特別渴望得到父親的鼓勵,但是,當爸爸的卻很少講故事或朗讀給孩子聽。
 為了鼓吹男孩多閱讀,英國拯救孩童基金會(Save the Children Fund)甚至邀請足球明星當代言人,Literacy Trust基金會則持續選拔男性閱讀冠軍,無論是鼓吹同僚一起擔任閱讀義工的社區警察,或在節目中散播閱讀訊息的男性電台DJ,都受到公開褒揚。